赤冠-艾斯特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In me the tiger sniffs the rose.

在切被杀害后不久,对切的“神话”就已经开始,周围的土著居民截取他的头发作为保佑平安的“幸运物”,西方媒体甚至艺术性地将死去的切比作死去的基督;而且关于“格瓦拉诅咒”的传说不胫而走(参与处决切的多名玻利维亚官员和军人意外死亡,包括当时的玻利维亚总统之后死于直升机空难)。 


早在1956年7月15日,切在墨西哥准备去古巴从事游击战时,给母亲写信曾经说道,“我不是基督也不是一个慈善家,老妇人,我和基督恰恰相反……我为我所信仰的而战,利用我所能有的一切装备,为了不被钉在十字架上或者其他地方,我会努力让我的敌人去死。”(切·格瓦拉给母亲的信)


但真正让切的形象成为全球反抗资本主义不公正秩序与不断革命的象征,不是或者说不仅仅是因为格瓦拉个人的丰功伟绩和特立独行。切“封圣”于20世纪中叶亚非拉地区数以亿计民众参与的狂飙激进的反对殖民主义、反对帝国主义的民族解放革命中,“复活”于1960、1970年代欧美发达国家街头数以千万青年学生与工人投入的风起云涌的社会运动中。“英勇的游击队员”的形象、海报、旗帜、画册、街头涂鸦迅速传播全球。


评论

© 赤冠-艾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