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冠-艾斯特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In me the tiger sniffs the rose.

切的遗体


英国左翼政治家乔治·盖洛威(George Galloway)曾在切牺牲40周年之际在《新政治家周刊》(New Statesman)上撰文写到,“有不少人担忧历史已经将切变为了流行文化的配件。……但如果那些穿有他形象的服饰的人中有10%知道他的立场,那仍然意味着有千百万人。总的来说,他们都是青年人,他们都希望这个世界变得更好。如果切的形象无处不在,那是因为他所为之战斗与牺牲的在今天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切合时宜。”

因为我们不可能成为他,所以我们崇拜他,而因为我们崇拜他,所以我们不可能再是他。他被愤怒的青年们供入了心中的“神龛”。此时我们需要记住的是他曾经说过的,“我不是解放者,解放者并不存在;只有当人们起来解放自己的时候,才会有解放者。”(1958年,墨西哥)

评论

© 赤冠-艾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