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冠-艾斯特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In me the tiger sniffs the rose.

1964年11月,切作为古巴政府贵宾,被赫鲁晓夫政府邀请到莫斯科参加纪念十月革命周年的活动,在古巴驻莫斯科大使馆与古巴留学生的交流时,他公开批评苏联官僚集团僵化的经济制度与腐朽的生活方式,当时正值中苏论战的关键时刻,国际共产主义阵营面临分裂的危险。


他对古巴留学生说,“……我表达的某些观点可能接近中国方面,……有些观点也许包含有托洛茨基主义的内容。他们将中国方面、托派和我都称为宗派主义者。但你不可能用警棍消灭观点,……很显然你们也能从托洛茨基的思想中获取一些收获。”(Paco Ignacio Taibo撰写的格瓦拉传记) 


在1964年12月的联合国演说中,他面对世界明确说出,“和平共存(注:当时苏联赫鲁晓夫政府主张美苏和平共存)不能只存在于强权国家之间。……对于马克思主义者而言,剥削者与被剥削者之间,压迫者与被压迫者之间,不存在和平共存。”话锋所指不仅针对美帝国主义,也不点名地批判了苏联赫鲁晓夫政府的主张。 


评论

© 赤冠-艾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