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问鼎意萧然

七律----悲感之英雄末路
英雄问鼎意萧然,风烛销磨吊古原。
落凤坡前曾凤舞,卧龙岗上可龙旋。
悲来自劝新丰酒,老去谁埋宝剑篇。
醉梦封麟题玉壁,千金买骨葬凌烟。

10月9日,你们知道要纪念谁吗


       阳光永不知疲倦地奔跑着。

  就如你一样。

  在我提笔的时候,子午线刚刚踏上亚洲最东侧的田边原野,而你躺着的那块土地已经有光线投向。

  我的身边漆黑一片,没有海风吹来温暖。但我能感到陆地的温度。

  在东经90的地面上,我如此真切地感到阳光的炽热透过厚厚的地层,漫过浅蓝带灰的海洋,漫过这个正在临近的冬天,漫过林立在我身边或高或低的种种,给我带来南美大陆的温度。每一度温暖,都是以che为单位的。于是我就计算,那根雪茄能让人感到多少che的温度,那抹微笑又带着多少che的温度,那顶贝雷帽下坚毅的目光又带着多少che的温度。

  晨曦跨过大片海洋,来到我站立的这片。

  我看到了理想的圣洁,看到南美大陆的旷野,看到你走过从麦哲伦海峡到墨西哥湾的每一寸土地时脚穿的那双摩托鞋。

  我还看到你在危地马拉的广场成为涌动的赤流的一抹海浪,你在古巴的热带雨林扛着医药包和枪,你还在刚果河的倒影漫过大地的心脏。当你的头像出现在赤红色的T恤上在巴黎的夏风中飘荡时,你已经定格成永恒。

  你的躯体定格在那片大陆,在我写下这段话的同时在阳光下见证你的现实和理想。

  而你却定格在亚洲,非洲,欧洲,北美和南美,你定格在“自由,平等,博爱”中,你定格在每个为你而感动的心底仍有着社会主义理想的人心中。

  每一张印有你的身影的图像,只会被你的另一张照片掩盖,却不会被时光的堆积取代。

  能在你身上堆积的,只有理想。

  一个关于公平正义的理想。

  一个关于自由的理想。

  一个我们的理想。

  一个1967的梦想。

      

      Hasta la victoria siempre.

  Buenos días,Ernesto Che Guevara.

  Buenos noches,Che.


胜利,直到永远!

Hasta la victoria siempre!

评论

© 英雄问鼎意萧然 | Powered by LOFTER